一種

領域被人強烈侵犯

連僅有的都要剝奪

這種感覺

滿滿的充斥在心中

 

一路上走來

不論喜歡或不喜歡

不斷退讓

也不斷因應別人

 

縱然自己

是如何的

憤慨悲傷及失望

 

也總在事過境遷後

哭著在內心催眠自己

只要還能忍受

就算了吧

就順著一切吧

 

懷抱著一絲

至少我還能

有唯一的小圈子

照著自己的意思

編織自己的夢

 

即便

沒人真心誠意的

想陪我努力織夢

只是不斷硬潑著冷水

 

如今

連唯一僅有的小圈子裏

突然間發現

有著自我的領域

也要被人侵犯

受人擺佈的感覺

 

還要被從不懂得

尊重我一切的人

說什麼總要講一下

 

我不懂屬於我的

到底有何必要

講的聽的還不夠多嗎

我的退讓還不夠嗎

 

這些無理的言論

聽在耳裏真是悲哀

在說那些話時

到底有沒有想過

我真切的感受

 

從未有感覺到

人家幫過什麼忙

貼心的對我

說過或做過些什麼

 

但對我來說

奇怪又陌生的一切

卻不斷的

要影響我的週遭

逼著我接受

 

何況是要因應

那些莫名的謬論

總感覺嗤之以鼻

無聊的言論

老外都該怎麼辦

 

能聽的我也認同的

我當然接受

但不是總給我

沒有任何選擇餘地的選擇

像是逼迫著

 

小圈子


究竟是屬於誰的

我不懂真的不懂

 

自始至終

不懂得做人

不尊重我一切就算了

 

到底憑什麼要我尊重

從不尊重我一切

現在更不尊重

我那唯一僅有的你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ngel 的頭像
Angel

Angel's Blog

Ange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